西安明明没有民院,满地的民院虾尾是哪来的?

头条
24阅读

在咸阳,有一家几乎人尽皆知且我从小吃到大的「虾尾」。是一位姓张的老爷子开了二三十年的老店,早先民族学院十字路口,后来搬到法院街。

在西安,有两家新晋的网红「虾尾」总店,正因为不清不楚的关系扯头发,一边开放加盟,一边指责对方背信弃义。

两地三家店里的标志性元素都差不多:只卖两种口味的三样菜品;虾尾汤汁浓香饱蘸白吉饼;铺在桌上的塑料薄膜;卖相平平无奇,口味却近乎无敌。

作为来西安谋生活的咸阳人,两三年前偶然在小南门遇到了熟悉的虾尾,我对老家的美味走进省城表示非常开心,自然也是屁颠屁颠的去支持老板的生意。

结果真是蛮意外的,西安的民院虾尾总店们,不是直营不是加盟,只是“致敬”。

今天就和大家聊聊咸阳的「民院张家虾尾」和西安「民院虾尾总店」、「民院虾尾西安总店」之间的关系。

PS:只想给大家介绍下民院虾尾的来源。关于口味、服务也会做客观比较。不算栽赃也不护短,且容我娓娓道来~

「咸阳-民院张家虾尾」

在咸阳,只要谈起小龙虾就绕不开这么一家老苍蝇馆子。地址、服务、环境、味道都是一“绝”!三十年间这店三度搬迁,每次都不用打广告,靠着吃货口耳相传。

他家最开始在民院(西藏民族大学)十字,相当于没有开发过的长安区大学城,距离市中心简直巨远,尤其是当年交通还不甚方便。但大爷街边炒虾时的香味与冲天火光,成为咸阳最耀眼的招牌之一。

后来在不远处整了个门店,去吃他家虾尾的人又多,要么把车停在路边,要么只能把车停在1KM开外,徒步走过立交桥去咥。

如今的地址在一条辅街,门口还是路窄车多,不过门店相比当年的环境已经算“金碧辉煌”了。

另外还有一点就是,他家的服务与其说没有,不如说“还不如没有”。

当时高中去吃,因为觉得有点冷就想让老板关下风扇,结果大爷直接就是一句:“风扇肆死滴,人肆活滴,你不会挪一哈?”

但这份“皮干”是一视同仁的,面对想插队的无论刺青大哥还是倚老卖老的人,都怼的一愣一愣。

店里除了主菜之外,酒、饮料、餐具、白饼都得自己去摸索,最扯淡的一点就是只收现金。对,2021年了,不接受支付宝、微信付款,只收现金。

所以不论怎么别人怎么骂他家,我们都觉得说的对,甚至我们还会跟你一起骂。但批评他家味道方面的声音,相对来说就少很多。

随着老板一家年轻人对经营的接管,有一说一,服务目前已经好很多了。

给别家做攻略都是《他家菜单有这些必点》或《这家折扣起飞,不去真的可惜》,到了民院张家虾尾则是《如何安安稳稳不生气的吃饱饱》。

至于制作方法和味道方面,我在扑通这么些年,吃过见过的小龙虾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也去过长沙、武汉等吃小龙虾有名的地方,真再没见过类似大蒜、重料埋没的虾尾了。

因此在咸阳人的眼中,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和我们一代人一起长大的咸阳味道。

当然咱也不护短,也就是他家靠着味道恃宠而骄,但凡换一家口味一般点的,这么皮干还来回搬家,早就凉透了。

西安咸阳两地并不算远,当下城区已经完全接壤,西安民院虾尾的风声不日就吹到了咸阳。起初很多食客对于喜欢的味道开到西安,也有种“看发小出息了”的感觉。

回咸阳一打听,老板倒也是佛系,最初就表示“独此一家再无分店,只想在咸阳安心挣小钱钱。”

后来看西安的民院虾尾搞起了省内加盟,还把店开回了咸阳...真有种“不理你罢了,反而被骑脸输出的感觉”。

「民院虾尾“总店”,还开了俩」

最早发现西安“致敬”版民院虾尾在小南门,大约是在19年前后。因为常去小南门喝酒,所以也算看着他家渐渐门庭若市。

老实说他家虽然装修和卖相和咸阳民院虾尾差不多,但味道上还是有明显区别的,注意是“区别”不是“差距”。

客观评价,他家的味道确实不错。就和汉中热米皮、秦镇凉皮等食物一样,人人都可以在民院卖虾尾,卖相差不多也无可厚非。而且西安这家店因为服务更好(相对来说),反而在大众点评上比咸阳的老店强。(咸阳老店常年3.5)

坏就坏在,他家只用「民院虾尾」我甚至还能帮忙洗一下,结果小南门这家店的门头也藏着一个“张家”。除了老板也姓张并且非得和咸阳老店比划比划之外,大概率是对自己的味道不自信,非得强行“致敬”了。

老板也知道这个“张家”不合适,除了在招牌上故意标注的很小之外,在大众点评直接完全不提。如今正在疯狂开放加盟,成了所谓的民院虾尾总店。

带入一下俺们咸阳的民院虾尾老板视角“民院虾尾就民院虾尾,还张家,还总店?”我已经开始生气了。

当年在吃过之后,我个人就觉得小南门这是个好地段,虾尾确实也是好味道,将来真火了之后,老板会不会后悔盗用人家的名字呢?没想到一语成谶。火是火了,至于后没后悔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问。

“致敬”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,西安的民院虾尾内部却产生了分裂。自称“正统”的民院虾尾搬到了甜水井那边儿。

先不说他们内部是怎么撕的,甜水井这家店分裂出来的时候,西安民院虾尾生意已经相当不错了。所以这家店没有“张家”,还自己印了“民院壹号”的印章,当做认证的戳。

这家店墙上的贴着“告知书”,陈述着和西安小南门店的爱恨情仇,之间的是非曲直我也不想只听信一家之言。

但另一个“法眼辨真”上的内容,把自己打造成唯一正版的行为,我身为一个咸阳人完全不能接受。第一时间我就想到了陈佩斯老师的小品:“你一个叛徒神气什么!”

说到底,目前咸阳老店外加西安两家“总店”,三家店都在正常经营,甚至还大肆开放了加盟,搞得西安遍地都是。法律层面上大概率没啥大问题,所以也就没法再去探究了。

本着道德约束自己,法律约束别人的原则,我在此只能祝他们都生意兴隆。

虽然不违法,但罗翔老师说过:法律是社会的最后底线,一个人标榜自己遵纪守法,但他完全有可能是个人渣。

想挣钱理解,谁都想挣钱。这不,挣钱的方法都让《让子弹飞》“申遗”了。

咸阳某虾尾:我问问你,我为什么不开加盟?我就是怕砸了招牌,拉不下脸!

我:原来你是想站着挣钱啊。那你就待在咸阳吧。

咸阳某虾尾:哎~这我就不明白了,我已经是三十年老店了,怎么还不如个山寨啊?

我:咸阳百姓眼里,你是老店。可在很多西安吃货眼里,你就是加盟后跪着要饭的。挣钱嘛,生意,不寒碜。

咸阳某虾尾:寒碜!很他妈寒碜!

我:那你是想站着,还是想挣钱啊?

咸阳某虾尾:我是想站着,还把钱挣了!

我:(摇头,正色道)挣不成!

咸阳某虾尾:挣不成?

我:挣不成。

咸阳某虾尾(甩出咸阳人认证的老字号)拍案:这个能不能挣钱?

我:能挣,咸阳。

咸阳某张记虾尾(好味道):这个能不能挣钱?

我:能挣,跪着(加盟)。

咸阳某张记虾尾:那这个加上这个,我能不能站着把钱挣了?

我:敢问大哥何方神圣!?

来源:西安扑通
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!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